2022年的北京冬季奥运会受到万众瞩目。据空气质量寿命指数(AQLI)的最新研究,当地的居民和参赛选手们呼吸的空气的污染水平将会比北京第一次承办奥运会的2008年时期有明显的改善。由于中国在2013年开始对“污染宣战”,整个国家的污染水平下降了40%,北京市则下降了约50%。在中国的大多数地区,污染已经下降到了二十多年未见的水平。正是由于这些改善,中国居民的平均预期寿命增加了两年,北京居民的预期寿命则增加了四年。当然,前提是这样的减污成果能够长期性的保持下去。

“在今天的北京,人们呼吸到的空气与之前北京夏季奥运会时期的空气不可同日而语,这让当地居民过上了更加健康和长寿的生活。” 芝加哥大学米尔顿·弗里德曼经济学教授、芝加哥大学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旗下的AQLI创始人之一的Michael Greenstone如是说道。“此等减污力度纵观全球也是史无前例的。与此同时,中国仍然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去通过改善空气污染水平来增加国民的寿命。”

相比中国的成功,自2013年以来全球污染减少总量的四分之三以上都来自于中国。美国在经历了数十年的时间和数次经济衰退才实现了中国在七年内完成的污染减少总量。但是,尽管中国已经达到了国家空气质量标准水平,其现在的污染水平仍然超过了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标准。与美国污染最严重的城市洛杉矶相比,北京的污染水平仍高出三倍。如果中国能够达到世卫组织的指导标准,中国公民的平均预期寿命可望在近期的基础上再增加两年,北京的居民则可以多活三年。

“随着中国进入反污染战争的下一阶段,对于决策者们来说,想要保持现有的减污速度将有可能变得非常困难。这是因为中国已经用高昂的成本捏完了减污运动中所有的软柿子。” AQLI主任Ken Lee评论道。“让中国从过去几年行之有效的高强度行政管理手段转向灵活结合激励措施、市场结构和当地的现实情况的低成本手段的大好机会正在眼前。”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中国采取了一系列迅速且有针对性的行动以应对空气污染,其中就包括许多发电厂的停运。但这些行动仅仅是减缓了污染水平的攀升。直到中国开始执行持续的行政管理措施,污染水平才出现明显下降。诸如关闭排污工厂、执行更严格的排放标准、向地方政府分配有约束力的减排目标之流的政策同时也带来了显著的社会成本。例如,政府曾在在没有天然气和电力替代品的情况下强行拆除燃煤锅炉,使得许多家庭在冬季没有暖气可用。

“中国领导人们有机会通过基于市场的低成本措施让减污的成功持续下去。” 芝加哥大学能源政策研究所中国中心(EPIC-China)研究主任、香港大学教授何国俊评论道。“随着碳市场的实施运行,将该市场进一步扩展覆盖到其他的污染排放源既容易实现,又理所应当。同样的方法在世界其他地区已经成功地以低成本减少了污染。”